鹿鹿鹿栖辞。

写作鹿栖辞读作奶小盒。
Chef 。各种意义上的chef 。

「千樱」官方发粮衍生脑洞。

Ooc 大量。
千樱cp 暗线贝塔组。
有恩发合影。樱仔吃醋梗。



刚从琴房回来的小霾刚推开门。
就看到贝贝塔塔端端正正的坐在电脑桌前看着她欲言又止。

小霾觉得很奇怪。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么?还是你们见鬼了。」挑了挑眉毛「刚才我和有恩又磨合了一下!我们这边好了!明天看你们了!千万别告诉樱仔!」
贝贝一脸崩溃看着小霾。往塔塔身边靠了靠。塔塔伸手搂紧了贝贝。眼神示意小霾。

「什么情况?难道神经又不小心弄坏了哪一个手办?」
小霾一边说一边顺着塔塔目光追了过去。
一瞬间楞在了那里。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樱仔端坐在床上。面目表情直直的盯着小霾。眼神复杂。用力咬了咬嘴唇。。把兜帽戴上。把帘子拉上。不在理会众人。

小霾转过身。一脸吃惊。

「不怪我俩!」贝贝没等小霾开口抢先说到。
「我俩也不知道樱仔会提前回来」塔塔补充。
「我们带着耳机玩游戏呢。」
「然后陈惊给我俩推送了条微博。我就顺手打开看了。」
「然后塔塔就拿着手机给我看了!」
「我就说了一句话。。然后就这样了。」塔塔小心翼翼的看着小霾。

小霾心一沉。
「啥微博?!你又说了啥!?」

塔塔扶额「贝贝快看!单看这张照片!小霾和有恩配一脸诶!」
「你们有毒啊!!!!」小霾一脸震惊!从兜里拿出了手机。
果然 po主也艾特了她。
照片里她和有恩笑颜如花,配一脸。

「塔塔!陈惊不是说找咱们有事么!」
「对哦!我们先去了!」
贝贝拉着塔塔迅速逃离现场。塔塔顺手把贝贝手机充电器拔了下来。放进了兜里。

「樱仔,你听我解释!」
小霾脱了斗篷爬上了樱仔的床。
她看到樱仔的肩头不断抖动。面对墙壁看不到表情。小霾知道。她在哭。

樱仔越是压抑自己。
小霾越难过。

小霾伸手从后面抱住樱仔。
樱仔疯狂挣扎。把被子拉在了身上。
拒绝小霾碰她。
小霾叹了口气。手上的力度加大。
用力的把樱仔紧紧的卡在了怀里。
樱仔终于忍不住哭出了一点点声音。抽抽搭搭的别在了小霾的怀里。

小小一只。像一只受伤的小猫。

「徐樱!我求你冷静下来!听我说!」
声音不大。但是很坚定。
「我和有恩。真的没有什么。你知道。我只想保护你。只想。保护你。那张照片真的是在排练新歌。。」

小霾感觉到怀里的小猫不再挣扎。也轻轻的松了力度。用一种更舒服的姿势把怀里的小人搂在怀里。顺手解开了衬衫第一颗扣子。

「本来不想告诉你。你快生日了。我们就想趁你不在的这几天排一首歌给你。也当我们纪念日的礼物。因为里面有一些小提琴改编。于是找到了有恩。因为之前很少和小提琴配合。于是这几天都在练习。只是练习而已。你不信问塔塔。大家都在。你看!有恩微博发的这张!还有塔塔。。」小霾把自己手机放了过去。
「我很想你。我们本来想等明天你回来。大家一起演奏给你给你个惊喜。没想到你今天回来。还有了这么大误会。」

怀里的小猫静静停止了哭泣。把被子更加往上拉了拉。小霾反手从床头抽出一张纸。摸索着帮樱仔擦了眼泪。抱的更紧了。
「乖。不要吃醋了嘛。不哭不哭。我错了嘛。原谅我好么!下次我一定给你报备!坚定一个樱仔政策永不动摇!」

小霾凑近樱仔。感觉到怀里的小猫彻底平和下来了。松了一口气。搂着樱仔。一只手轻轻在樱仔身上打拍子。一边轻轻唱。
「撑一帆轻桡揽微云半缕/漫走过山河八千八百里/闲来桥下夜泊 听折新戏/低唱着 四百四十句/等到那些旧事没人再提/我提壶酒看你焙新茗/想来从年少 一路到古稀/青天共白月 我共你」
「本来想明天弹唱给你的。也是我第一次弹唱呢!夫人生气了!我就今天唱嘛!生气的夫人也无比可爱!!宝宝我知道你不想说话,可是你要是原谅宝宝就点点头嘛!」小霾讨好一般蹭了蹭樱仔。

就听见樱仔重重叹了口气。
缓缓的发出了几个音。

「王如瞳。你起来。你压我头发了。疼。」

小霾赶紧起身换了个姿势。
樱仔转过身来。直直看着小霾。眼睛里的泪珠还在打转。小霾心疼惨了。伸手把樱仔又抱入了怀里。
「宝宝不哭。我真的错了!下次我再也不和别人乱合照了。乖。不哭不哭。」

「徐樱。生日快乐。纪念日快乐。请让我照顾你。从年少。到古稀。青山共明月。我共你。」

。。。。。。。。。。。。分割线。。。。。。。。

有恩:阿嚏!!!!!
「今天怎么了?!谁在骂我!怎么打了这么多喷嚏?!」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