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鹿栖辞。

写作鹿栖辞读作奶小盒。
Chef 。各种意义上的chef 。

「后来的我们」一


千恩vs千樱。
刀片蜜糖齐飞,ooc 共破车一色。
我一直以为老了会吃不动虐。所以每次都努力写的很甜。却早就忘了。虐才是这个世界经常赐予我们的东西。「不要纠结标点。我喜欢用句号分隔。😔」
日常安利千樱群「6514090230」

「一」

孤独和发烧一样,在夜晚最盛。

在梦里。王如瞳的嘴唇软软糯糯。舌头灵巧的撬开嘴唇。带有挑逗气息又不失温情的拥吻。弹古筝的那双手。游弋在身上每一个敏感点。轻轻的撩拨着郑有恩的身体。有恩明知道是梦境。却不愿意醒来。主动迎合了上去。王如瞳不紧不慢的撩拨着郑有恩的身体。轻轻呼唤她的名字。有恩有恩。郑有恩看着王如瞳的脸。还是当年的青涩模样。当手指滑入一片温柔乡的时候。郑有恩还是生理性的颤抖了一下。王如瞳紧紧的抱住了她。「是我,我在呢。别怕。」郑有恩的眼泪突然溢了出来。「小霾,这么多年。我好想你。」

郑有恩还是挣扎的醒了过来。打开小夜灯。一片濡湿。郑有恩转头看了看身边熟睡的王文。拿着手机轻手轻脚走出卧室。打开冰箱拿了一罐苏打水。陷入了沙发里。

啪嗒

随着一声锁屏。世界重新先陷入黑暗。
郑有恩以为自己已经遗忘。梦境偶尔袭击的猝不及防。一瞬间打碎了所有重新建立的堡垒。

「梦里梦到的人。醒来就要去见她。人生就是这么简单。」


「二」
王如瞳把车停进了停车位。拉手刹熄火,缓缓的降下车窗。顺手点了一支烟。

五年了。王如瞳以为再也不会听到这个人的消息。陈惊的短信在屏幕上。「小霾,郑有恩回来了。她找到我。说想见你。」
「告诉我干嘛?都过去了。不想见。」
「她说她欠你一个告别。」
「........」

往事重提。就像一颗颗钢钉。再一次敲打在伤痕累累的心上。那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又一次被撕裂。往往。比上一次更疼。王如瞳本能不想去回想。可惜。大脑可以欺骗别人,却往往欺骗不了自己。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一个人在人海浮沉。我不愿你独自走过风雨的时分。」
「王如瞳。原来你竟然会听三次元的歌」
「当然。我喜欢他们很久了。我最大的梦想可是带自己爱的妹子来听五月天!」
「嘛!今天你愿望实现了~」
郑有恩突然转过身。双手捧住了王如瞳的脸。深深的吻了下去。
时隔多年。王如瞳也依旧记得那个充满了茉莉薄荷味的吻。也记得当年搞事情的五迷一起起哄给她们欢呼。更忘不掉的是郑有恩在耳边的那句「从此你不会再是一个人。我不会让你一个人。」

「王如瞳!你让我以后怎么陪你来漫展!你粉丝的眼神都快把我吃了!下次你还是叫贝贝她们和你合奏吧!╯^╰」
「哎呦!毕竟是我千指大人的夫人嘛!」
「还有你们!你们就这么帮着她搞事情!!」
「她逼我们的!」「我们也不想吃狗粮!」「是的(手机屏幕)」

「你爱我么。」
王如瞳记得那个夜晚。郑有恩皱着眉头问了这个问题。似乎下定了决心。
「笨。我当然爱你。怎么了。」
郑有恩脸一红抱住了王如瞳吻了上去。
双手笨拙的摸向了王如瞳的后背。
「那个。。。我不介意和你试试。」
「噗!你不会害怕我会负你嘛?」
「不怕,因为。那是你啊。」

很多我们以为。可以忘记的东西。在某一个瞬间。卷土重来。

。。。。。。。。。。。。。。。。。。。。

第一次写千恩。
嗯。虐了。毕竟主千樱嘛。
最近忙于工作。写的断断续续。脑子里却有了完整的故事。写给自己。也写给过去的时光。

没有人应该是孤独的。
如有雷同。就当咱俩没认识过吧。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