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鹿栖辞。

写作鹿栖辞读作奶小盒。
Chef 。各种意义上的chef 。

「后来的我们。」二

食用bgm :五月天_后来的我们。
千恩vs 千樱。 千樱win 。

Ooc 高能。瞎几把写。
渣文笔。纯粹用爱发电。




「三」

「如瞳。我妈妈发现我们了。」

「小姑娘啊。阿姨跟你讲。阿姨是老师。阿姨教过很多学生。你们这个年龄的人。对普通的好感也会觉得是爱情。其实不是的。只是普通的好感。我们家有恩。不懂事。被我们惯坏了。你懂事一点。让她安心读书好不好。」

「如瞳。我们怎么办?」

「有恩啊!你这个样子!让爸爸妈妈怎么办啊!妈妈爸爸被你丢死人了啊!你怎么能这么不懂事啊!爸爸妈妈只有你这么个女儿啊!女儿啊!你一定要为那个小姑娘。连爸爸妈妈都不要了么。」

「如瞳。要我怎么办。」

「小姑娘。算阿姨求你。你一定要阿姨跪下来求你才行么。离开有恩。好不好。」

「对不起。阿姨。我是真的爱她。」

啪。一个耳光。

「小姑娘!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就是个biao zi 。别再破坏我们的家庭了。你等着。我这就把有恩送出国!」

「王文。我是王如瞳。有恩那边可能很糟糕。你家和她家熟。我只能拜托你了。她那么胆小。肯定会哭。她哭久了会头痛。只能热敷缓解。麻烦你了。算我求你。算我求你。求你。」

「王如瞳。对不起。我坚持不下去了。」

一个人面对爸妈指责的时候没有哭。被阿姨指着鼻子骂的时候没有哭。顶着压力一边上课一边兼职努力攒钱想大学毕业带有私奔再苦再累没有哭。哪怕后来出柜失败。郑母请了大量水军满弹幕指责千指大人王如瞳也没哭。只是淡淡一笑。退了圈。贝贝塔塔看了弹幕才知道这些事立刻从上海飞回来看她。王如瞳也忍住了没哭。哪怕去求王文。也没哭。她是依旧是那个坚强骄傲的千指。可是收到短信的一瞬间。王如瞳再也坚持不下去了。疯了一样发给郑有恩。拨打。挂断。拨打。挂断。王如瞳第一次逃了课。赶回天津。想要再见郑有恩一面。
「为什么?!高三到大四。五年感情。怎么说坚持就坚持不下去了呢。」
「王如瞳。别再骚扰我了。我不可能不要爸爸妈妈的。我辞职了。我要出国了。走吧。我不会见你的。」

没有人知道。那哪一次告别。也许会变成最后一次告别。也没有人知道。有些人。一旦分别。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了。真正的告别。悄无声息。很多事情。真的会有遗憾。

王如瞳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伏在方向盘上哭了出来。感情有多甜。分开就有多痛。那痛苦。即使几年之后。也足够让一个人。再度崩溃。其实王如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她清晰的知道。其实自己已经不爱郑有恩了。只是再想起那些年。剩下的。也只有不甘心。

车门突然被拉开了。王如瞳感觉自己被抱住了。鼻子里传来的是自己熟悉味道。

徐樱。

「我就知道你在这。傻瓜。哭吧。我知道。贝贝塔塔打过电话了。我看你这个点没回来。就猜到了。下楼来找你。乖。不哭不哭。都过去了。别怕。这次我在你身边呢。」
「樱仔。。」王如瞳哭的含含糊糊。
「嘘。。我知道的。乖。我会一直在。」
「她凭什么....」

徐樱不记得那天王如瞳哭了多久。只知道那么多年王如瞳心里的疙瘩。终于解开了。她没那么大度。可是她知道从那天开始。王如瞳真真正正的放下了。作为这么多年的见证人她不想过问。她信她。无条件的相信。

「我们回家吧。汤凉了。」

「四」

替王如瞳做决定的人。是徐樱。
徐樱觉得。那些没有好好告别的过去。总要有一个正式的告别。她不想看着她留有一丁点的遗憾。

「好久不见。」

久别重逢。时间带走的不仅仅是容颜的变化。还有感觉。王如瞳不再是记忆里的王如瞳。郑有恩。也不再是过去的郑有恩。
一身剪裁得体的小西服搭配高跟鞋。。精致的妆容和口红。利落的短发。褪去了少年时青涩中二模样的王如瞳。着实让有恩吃惊不少。
王如瞳低着头不敢去看郑有恩的眼睛。她害怕一看到那双眼睛。这么多年来的不甘心会一瞬间的爆发出来。更害怕自己报复性的出口中伤。郑有恩。拜你所赐。我过得更好了。你看啊。你看啊!可是王如瞳知道。没意义。五年前一切都结束了。她过得好坏。和她无关。相反。她也是。哪怕内心像个赌气的小孩子。现实里也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也许这算成熟的一种吧。

「你。还好么。」
「很好。你呢。」

打破沉默的是郑有恩。王如瞳淡淡的高冷气场。着实让她有一点难受。曾经那么亲密的两个人。郑有恩突然想起那些冒着气泡的夏天。王如瞳躺在她的腿上。碎碎念有关她想表达的一切。

「那个。。。千指大人的事。对不起。」
「哦。没关系。反正现充很久了。」
「你还在从事古筝行业么。」
「嗯。开了一个音乐培训学校。」
「2.5次元的小伙伴们还好么。」
「嗯。贝贝塔塔她们在我的学校教课。陈惊没告诉你么?」
「没问。她竟然考了公务员。这让我挺意外的。」
「她一直挺随性的。也算稳定一点吧。」
「小兜帽怎么样了。大学贝贝塔塔考到了上海。她一直跟着咱俩。我挺想念她的。」
「嗯。她很好。现在是我的妻子。」

王如瞳下意识加重了妻子的语气。像是炫耀。又像是强调。

郑有恩终于意识到。王如瞳真的已经离开她了。被辜负的人不会一直站在原地,曾经做的选择,也不容许后悔。她先背弃了爱情,不能祈求别人一直在爱的枯井中画地为牢。

毕竟最先背叛她们爱情的。是她自己。
怨不得任何人。

「王如瞳。」
「嗯?」
小霾听到郑有恩喊了她的名字。还是下意识的抬了头。对上了一双充满泪水的眼睛。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王如瞳看到那双眼睛的一瞬间。呆了一会儿。释然了。她苦笑了一下。毕竟是真正爱过的人。一点儿都不恨了。那些不甘。一点儿都没有了。王如瞳思索了一下。站了起来。走过去。结结实实的给了郑有恩一个拥抱。

「都过去了。乖。我不恨你了。真的。」


「五」

徐樱。徐樱。徐樱。

王如瞳看着坐在对面的郑有恩。思绪却开了小差。满脑子都是徐樱。
那个懦弱的永远带着兜帽的小女孩。高中甚至有些失语的小女孩。反而在王如瞳最脆弱的时候。成为了她最坚强的后盾。如果没有徐樱。大抵她是撑不下来的。

当王如瞳为了有恩出柜。被爸爸打的遍体鳞伤。断了经济来源的时候。是徐樱悄悄把自己的小金库贡献出来。带王如瞳离开了家。支撑过了最难的一段时光。

当有恩的妈妈偷偷来学校找她。指着她鼻子骂biao zi 的时候。从来不说话的樱仔。脸憋的通红。冲上去打开对方的手。把小霾死死护在身后。怒吼「你凭什么这么说小霾!每一段感情都值得尊重!你不配点评!!」

在刚分手的那段时间。每一个失眠的深夜。樱仔都主动睡在王如瞳床上陪她「谈天说地」转移话题。每一次王如瞳哭醒的夜晚。徐樱总能敏锐感知。迷迷糊糊的把小霾搂在怀里。轻轻拍抚着小霾的后背。直到她再一次沉沉睡去。

「小霾。从高中到大学。一直是你保护我。贝贝塔塔不在。这次。换我来保护你了。」哪怕表白。声音不大。却也是异常坚定。

刚毕业那段日子。两人努力兼职教小孩子乐器。挤在小出租屋里省吃俭用。努力攒钱想开一间民乐培训机构。徐樱也总有办法打理好生活里的一切。小日子过得平平淡淡却又有滋有味。

徐樱的温柔。抚平了一切郑有恩带来的创伤。那是郑有恩给不了的。却是她王如瞳曾经拼了命也想得到的生活。

「亲爱的。今晚我回家吃饭。想喝玉米排骨汤。(ღ˘⌣˘ღ)爱你。」
「好。等你回家。」

「六」

「王如瞳。谢谢你。」
「我也是。」
「欠你一句再见。今天补上。我要结婚了。和王文。也许下次再见。就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祝你们幸福。」
「也祝你们幸福。要是来美国结婚。我们可以做你俩证婚人啊。」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再见。」
「再见。」

有些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好好道别。才能更好的生活吧。
王如瞳突然一下子理解了徐樱的良苦用心。也真真正正明白了自己。她迫不及待的想回家。她知道家里徐樱在等她。她一直想要的生活就在身边。她只想和她在一起。

打火。起步。
临时跑到Tiffany 买了一枚戒指。
又定了一束鲜花。

我们结婚吧。
徐樱。
嫁给我吧。


。。。。。。。。。。。。。。。。。。

文笔烂成这样子我还能坚持写下去。
脸皮也是相当厚了。

如有雷同。当咱俩不认识。我也不需要你的告别了。



评论(2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