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鹿栖辞。

写作鹿栖辞读作奶小盒。
Chef 。各种意义上的chef 。

「博士组」「旅途故乡」梗



Ooc 预警。私设。高虐。
反正不会写。随便看看。听歌灵感。


智械突然毫无征兆的突袭了伦敦。
守望先锋紧急出征国王大道遭到伏击。
虽然任务完成。损失惨重。
大家或多或少的受了伤。
齐格勒博士抢救完伤员。
回到家。
发现没有开灯。飘窗上散发着点点亮光。

「美?」

安吉拉顺手把灯打开。
把沾了血的外套丢进了脏衣篮。
发现美坐在飘窗上望着月亮发呆。

安吉拉走过去。抚摸着美胳膊上的绷带。
突然发现美在哭。
「怎么了?亲爱的。」
安吉拉顾不得洗澡。把美揽在了怀里。
「没事。」美把一只耳机塞进了安吉拉的耳朵里。一首很悲伤的中文歌曲传入医生耳朵。哭唧唧的说。「这个世界需要更多英雄。所以我不怕。刚才我坐在窗台上听歌。等你回家。突然想到了。如果我死了,你怎么办。如果你死了。我怎么办。然后突然就好难过。」
噗嗤。齐格勒笑着刮了一下美的鼻子。「有我看着你呢!我可是个医生。」说着。抬起胳膊。「英雄不朽!」
美破涕为笑。把鼻涕眼泪全擦在了齐格勒的白衬衫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技术还不成熟。并不能起死回生。就知道哄我!」
「好啦好啦。」安吉拉拽下耳机「歌很好听。乖。我去洗个澡。不哭不哭。眉头皱的都熨不平。」。美依旧赖唧唧的抱着不撒手。「不要!再陪我一会儿。我不嫌弃脏。」
齐格勒无奈。又坐了下去。调整姿势。怕自己碰到美的伤口。美执意把耳机塞到了安吉拉耳朵里。说。
「安吉拉,你知道吗。在中国的神话说法里。人有好多世。死之后会去地府。地府有一条叫忘川的河。分隔了人间和阴间。那里有一个桥。桥上有一个老婆婆。叫孟婆。她的工作是给每一个过桥的人一碗孟婆汤。传说喝了孟婆汤的人就会忘了这一世所有的事。就可以轮回投下一世了。这首歌呢。讲的是两个男孩子的的爱情。其中一个找了另外一个三世的故事。」小美停顿了一下。想了想还是不要告诉齐格勒这个故事到最后都很虐。还是改个美好结局好啦。「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嘛。你听这句(说起了,你是我的家)」。至少听不懂中文的齐格勒博士还是很好骗的。「如果有一天。我死在了战争里。我就少喝一口孟婆汤。这样下一世我就还能记得你了。」

安吉拉不由分说的吻住了美。
「不许乱说!我是个医生!我觉不允许这件事发生。」
「嘛!安吉拉!别生气嘛!我也是有感而发!随便说说的。安吉拉最棒!」
「那也不行!我会继续努力争取早日研究出来的!」安吉拉顿了顿。「如果是真的。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你屁股上有个雪花胎记。。好找的很。」
「安吉拉!你够了!!!」

一语成谶。

几天之后更大规模的智械袭击开始了。
除了上次伤的太重的法芮尔和莱因哈特。
全员带伤出动。就连安吉拉也全副武装上了战场。

显然这次有备而来。
比上次多了两被的兵力。
空中密密麻麻的轰炸机。和大量堡垒。

莫里森安娜在正门带领着托比昂他们进攻前门。没有了法芮尔的空中支援喝莱因哈特的护盾。打的很艰难。
马可和狂鼠和卢西奥在侧门搞爆破吸引火力
美 安吉拉 和猎空 秩序之光潜伏进去炸掉控制中枢。

行动过程中因为安吉拉的判断失误。低估了对面数量。不小心暴露了行动目标。防御系统开启。
猎空打光了一梭子子弹。解决了铺面而来的堡垒。
「赛特娅!我们距离中枢多远?!」
「两个房间!过了走廊尽头就是!把脉冲炸弹贴墙上就能破坏!!!」
「传送门还有多久!」
「30%」
安吉拉拿着治疗杖全心灌注的治疗着猎空和美身上的小伤口。组成了一个三人人墙冰墙和哨戒炮阻挡进攻。守护着赛特娅准备传送门。

「撤退!!」莫里森在通讯器里喊。

就差一点。小美不甘心。
猎空一个闪现不及时。被对面堡垒打中了时空加速器。腿和腹部都吃了一梭子子弹。勉强稳住了身型!安吉拉立刻开启了治疗最大化。
「赛特娅!传送门还有多少!」
「百分之五!」

小美突然抢过了猎空的脉冲炸弹。
「美!你要干什么!!」安吉拉突然明白了美的意图!「不要!你会死的!你的大招时间不足够你跑回来的!!」
「就差一点!!这个世界需要更多英雄!」「雪球,冻住她们!」
大量暴风雪倾泻而出。冻住了路上的敌人。小美一路冲了过去。
「美!回来。」安吉拉紧急启动女武神企图追上美。
「冰墙,升起来吧。」美边跑边说。「带走安吉拉!拜托你们了!」
一道冰墙结结实实的堵住了敌人和他们之间的路。
「不!!!!」安吉拉哭喊着。
「传送门以打开通路。」
美把脉冲炸弹紧紧的贴在了墙上。开启了准备爆破。然后撤退。
然而冰冻效果的消失让她彻彻底底的暴露在了敌人内部。
紧急冰冻并不能阻挡大批量的子弹。
安吉拉眼铮铮的看着美被打成了筛子。
冰墙破碎之前。
被赛特娅猎空强行拖进了传送门。

几秒钟之后。脉冲炸弹顺利爆破。
大部分智械因此瘫痪。

守望先锋又一次拯救了人类。
但是没有拯救的了美。

安吉拉第一时间找到了美的尸体。
打开治疗杖。

「hero never die !!!」
安吉拉知道这项技术还在实验。。
她根本顾不了这么多。

纳米光束覆盖了美的全身。
身上的弹孔用难以置信的速度愈合着。
不一会儿。恢复如初。
然而奇迹并没有出现在美的身上。
纳米技术可以让伤口愈合。却不能让神经和大脑恢复活动。

「她那么怕疼。这么多子弹。多疼啊。」
「她那么爱漂亮。也好。让她干干净净的也好。

守望先锋基地的英雄碑上多了一个名字。

几个月之后。
安吉拉请了一个无限期的假。
带着美的播放器来到了西安。

「嘛!我说我会来找你的嘛!」
「你个傻子又骗我!明明是个很虐的故事!还说两个人在一起了。」
「别人虐不虐我不管。我一定会找到你的。美。你可千万别把汤全喝了呀。」

「多少人,问你要去向哪儿。你不答,只踏山踏水呀。只怕呀。停下脚步又会错过了她。原来你,只是在想家。」齐格勒轻轻的哼唱着这首歌。

「美,我来找你回家。」

评论(9)

热度(24)

  1. 白桦树下鹿鹿鹿栖辞。 转载了此文字